文史長廊
徐向前入黨:為共產主義流盡最后一滴血
2019-06-17 14:53:04  來源:學習時報 衛惠笈  瀏覽:
原標題:徐向前入黨:為共產主義流盡最后一滴血

  1925年8月,廣州正是炎熱的夏季,徐向前和白龍亭、孔兆林幾位老鄉,登上了廣州北上的列車。一年以前,他們從上海乘輪船剛到廣州,人生地不熟,言語不通,還有一年四季的小蚊子咬人,幾乎把他們這些北方佬嚇跑。黃埔島的新生活,征戰中的槍炮聲,改變不了他們的習慣,總是希望走向北方。徐向前和幾位老鄉,要求去河南國民二軍工作。
一踏進國民二軍軍營,徐向前就感覺異常。表面上這支國民二軍打著青天白日旗幟,號稱革命軍,實際上是換湯不換藥,北洋軍閥部隊的習氣,作風根本未變。第六混成旅旅長弓福魁,是個山西人,對徐向前這位黃埔出來的老鄉,倒也有幾分尊敬。不久,徐向前被調為旅部參謀;之后,又升任為第二團團副。徐向前開始挺高興,誰想團副這個職務有名無實,沒有指揮權,不參不謀,等于吃閑飯的。徐向前深感不安。
閑得無事,一天徐向前跑到安陽中學,和教員羅任一相識了。這位日本留學生、共產黨員,認識徐向前這位來自黃埔的人,甚是高興。徐向前也覺得和他一見如故。他們還一塊去參加聲援“五卅”運動的群眾大會,聽上海來的青年學生演說。徐向前還到六河溝煤礦工人中活動。他沒忘記黃埔軍校的任務,熟悉了工人,認識了有志青年,就向他們宣傳黃埔軍校,宣傳三民主義、國民革命的道理。三個多月內,先后動員和介紹了十幾名青年去廣東投考黃埔軍校。
1926年11月底,徐向前從上海乘船來到武漢。晚上下船,碼頭、街道到處是黑洞洞的,什么也看不清,他在漢口碼頭附近的一個小旅館住下。第二天一早起身外出看看,頓時,感到像步入一個新世界。到處貼著“打倒列強除軍閥”“革命萬歲”的標語;一隊軍人出操回來,高唱著“打倒列強,打倒列強”“國民革命成功,國民革命成功”的戰歌。聽到這歌聲,徐向前心花怒放。從一年多前離開廣州,離開黃埔軍校,再也沒聽見過這樣的歌聲了。他精神振奮,早飯都沒吃,又步行奔武昌。聽說,那里有北伐軍司令部。
一路走,一路看,過了漢江進入武昌,更是一派革命的景象。標語滿目,群眾游行,歌聲震天。經過半天的奔走、詢問,終于找到了學兵團,找到了正在籌建中的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。
在這里,他見到了許多黃埔同學,其中有蔣先云。在這里,他做了學兵團的一名指導員,不久又被任命為武漢軍校總隊政治大隊第一隊少校隊長。武漢軍校全稱是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,在武漢三鎮名聲很響,幾乎人人皆知,當時有“第二黃埔”之稱。
1927年2月22日正式開學。這所軍校,繼承著黃埔軍校的傳統,為中國革命培養著新軍。徐向前既是隊長,又做教員。經過在國民二軍近一年的風風雨雨,徐向前回到革命軍校,又唱起了“以血灑花,以校作家,臥薪嘗膽,努力建設中華”的黃埔校歌。他走過曲折的道路,又走上康莊大道,走出苦悶、憂慮忡忡的生活,回到革命的大家庭。
武漢軍校繼承著黃埔軍校傳統,教練、教學、生活緊張活躍。主要課程分軍事、政治。軍事課有步兵操典、陣中要務令、射擊教范等。政治課設三民主義、建國方略、建國大綱等。究竟是三民主義好,還是共產主義好?這是徐向前這時日思夜想的中心問題。形勢所迫,他不想不行。以前在黃埔時他讀過一些共產主義的書報,有點印象,但理解不深,也沒認真思考過。經過幾年的顛沛流離,耳聞目睹軍閥混亂、國民黨腐敗等現象,使他不得不想。常來常往的一些共產黨員,給了他很大的啟示和幫助。他們大都是黃埔同學或山西老鄉,又是活躍分子,如樊炳星、楊德魁、吳展、李楚白、賀昌、程子華等常在一起聚談。人人都談理想、談志向,談對人生和時局的看法,談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、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區別,興之所至,各抒己見。使他原來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的一些模糊認識,逐步得到了澄清。
從讀書、交談和爭論中,徐向前的思想發生了飛躍;經過兩年的曲折經歷,他開始思考一個問題:誰能救中國,誰是真正的革命黨?是國民黨,還是共產黨?這要他作出回答、作出決定。他不愿做“跨黨分子”,沒有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如今目睹軍閥混戰、百姓受難、國民黨腐敗,他認識到國民黨不如共產黨,三民主義不如共產主義。
武昌,是座具有革命光榮傳統的英雄城,辛亥革命發源地。許多革命者的足跡,踏上過這片土地。孫中山、毛澤東、惲代英、周恩來、董必武等,都在這里發動和領導過武裝起義和革命運動。徐向前在這里決定了他終生奮斗的目標。1927年3月,徐向前經共產黨員樊炳星、楊德魁介紹,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武漢的局勢,越來越緊張了。蔣介石在上海各地繼續發動反共、“清黨”高潮;原武漢國民政府第十四師師長夏斗寅公開反叛后,聯合四川軍閥楊森進攻武漢。為了保衛武漢政府、懲罰叛軍,武漢軍校、南湖學兵團和武昌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師生,緊急編成“中央獨立師”,在葉挺統一指揮下,星夜從武漢出師了。
徐向前率領學生軍又踏上了征戰的道路。這是他生平中第四次參加征戰。他手下的學生兵,大多是入伍不久的新兵,只是班排長中共產黨員、共青團員很多。戰士們經過幾個月的嚴格訓練,也都表現出勇往直前的精神。徐向前本人,已經是身經多戰的指揮官了,他對行軍、宿營、偵察都有了一套經驗。他按黃埔軍東征的做法,路上領著隊伍不斷高唱“打倒列強,打倒列強”的戰歌,不踏禾苗,不壞田產;每到宿營地,不擾民、不拉夫,買東西給錢、借東西送還。黃埔軍校東征時周恩來倡導的政治工作,徐向前進一步的發揚。白天行軍,他給大家講革命理想、講戰術動作。學員們像野外演習一樣,歡快地走了一程,又走一程。
5月16日,徐向前所率的學生軍參戰,在桃花鎮將川軍一部擊潰。接著乘勝追擊,又在柴陽、汀泗橋、通海口一線和川軍第九師接上火。楊森的這支隊伍,打仗稀松,跑起來挺快,外號“川老鼠”。徐向前隊中一名四川學生,在川軍第九師當過兵,頗了解那支隊伍的底細和戰術,徐向前就讓那位四川學生跟在身旁作“參謀”,抓住戰機,窮追猛打。“川老鼠”像見了貓似的,逃得飛快。
徐向前手下的學生軍,首次參戰,連戰皆捷。戰報傳來,葉挺的二十四師把叛軍夏斗寅部隊打垮。武漢政府又提出愿與叛軍議和,保武漢的戰事遂告結束。軍校學生又回到武昌,這里一切都不平靜。傳說多,議論多。有人說,汪精衛武漢政府將“討蔣”東征;有人說,汪精衛和蔣介石要和好;還有人說,共產黨內發生了改組……
前途如何?戰事如何?徐向前日思夜慮。不管發生什么事,他都決心跟共產黨走,革命到底,像黨章上寫的:“共產黨員要為共產主義流盡最后一滴血!”5月底的一天,徐向前接到共產黨組織的一個通知:速去開會。他懷著新奇的心情,走進蛇山西糧道街一個會場,只見周恩來正端坐在主席臺上。他還是那么雄姿煥發,只是沒穿軍服。兩年前在黃埔島和在東征路上,徐向前多次見到這位軍校政治部主任。他瀟灑的風度、雄辯的口才,給徐向前留下難忘的印象。可是,今天的周恩來,態度十分嚴肅,他的目光審視著全場。他作了關于政治形勢的報告,講了上海發生的“四一二”事件,講了湖南長沙發生的“馬日”事件,還講到武漢當前的形勢以及夏斗寅叛軍的情況,要求同志們要認清大局,堅定信念。
這一天,是徐向前加入共產黨后,參加的第一次黨的會議。當時他只知道在武漢軍校內有共產黨的委員會,書記是陳毅;后來才知道,周恩來是5月下旬從上海秘密來到武漢的。他是中國共產黨第五次代表大會選出的中央政治局委員,任中共中央秘書長(后改任軍事部長)。徐向前這次和周恩來相見,雖是在眾多人的集會上,又是一個臺上和一個臺下,但他們心是相近的,使徐向前終生難忘,因為,這是他作為中國共產黨的黨員第一次聆聽周恩來的報告。在《歷史的回顧》中,徐向前寫道:“入黨我才知道惲代英、陳毅同志是軍隊的負責人。有天,我接到組織上的通知,去蛇山西面的糧道街中央機關開會。會議由孫永康主持,施存統講了話,周恩來同志在會上作了關于政治形勢的報告,提到了打夏斗寅的問題。這是我入黨后第一次聆聽重要政治報告。我為自己能夠成為共產主義隊伍中的一名戰士,而感到自豪和光榮。”
(摘自1999年第9期《支部建設》,原標題為《為共產主義流盡最后一滴血——徐向前決心跟共產黨革命到底》)

湖南彩票定制开发多少钱